h文古代限 缓缓送入 沉腰

华。

冰冷而平静的脸,一杯水泼在福临的脸上。幸好水温不是很热,否则福临此刻应该会跳起来大喊大叫。

“吵死了!”

“亲爱的,干得好!”林炎竖起了大拇指。

无聊就像某些东西。“保护老婆,维护老婆,你义不容辞!”

“哎!”林炎像狗一样摸着她稀疏冰冷的头发。

软软的头发在我手心里摸起来很柔软,舒服到她不想动它。

然而,当林炎看到伯冷大脑留下的头发时,他会怎么想呢?他为什么在那里留下一根头发?

“四爷,夫人,要我下去吗?”程的保镖说他不想吃狗粮。

博冷冷地看着林炎,向她征求意见。

林炎点点头,表示同意。

反正程侍卫留在这里也没用。

在保镖下去之前,博冷让他找一根绳子拴到府,以免突然暴跳如雷,狗急跳墙什么的。

福临像破布一样被捆起来扔在地上,或者他以前办公室的地上。

此刻,福临只感到愤怒,从未受过如此羞辱。

作为父亲,在自己的女儿面前被绑起来,像条狗一样,这分明就是把自己的脸踩在地上。

福临现在鼓起他的眼睛盯着林炎,对林炎的仇恨是如此之冷,他不能等待她死。

一个想要女儿死的父亲。......

林炎暗暗苦笑了一下。这样的父亲是自己遇到的,也知道自己上辈子做过什么。

想到这里,她闭上眼睛,收起内心的冰冷,让自己变得冰冷坚硬,低下头,像条虫一样低头看着福临,邪恶地笑了。“你这种表情是什么意思?眼睛那么大,比别人的大吗?”

沈瑶

“不管多大,你都是最美的老婆。”一句奉承话突如其来。

林炎原本聚集的乌龟精神也被他的话驱散了,他愤怒而愤怒地看了他一眼。“别闹了,自己安安静静地玩吧。”

“哦。”冷可爱的宝宝坐在那里静静的看着,真的不说话。

但是在我心里,我在猥琐的想着我老婆。这样真的很帅。我希望我还有一条鞭子。

“收回你的目光,你没有权利这样盯着我看。”林说着一脚踢在身上怒斥道。

这一脚是为了林牧而踢的,踢的是害了林牧性命的渣男。

福临痛苦地哼了一声。他没有回头,而是更加凶狠地盯着林炎。“畜生,我怎么敢踢我?我是你父亲,你会得到你应得的!”

林的表情一时奇怪,随即神经质地大笑起来,笑得眼泪横飞,一边捂着肚子一边蹲在地上。

冷急忙给她倒了一杯。"亲爱的,放松点,它会伤到你的胃。"

“哦,对不起,我不能停下来,亲爱的,你知道吗?太搞笑了。这是我今年听到的最好的笑话。他说我会得到我应得的。哈哈哈,亲爱的,你觉得好笑吗?”

林炎指着福临笑个不停。

我一点也不想看林炎,只是抱着她,拍拍她的背,缓解她过于激动的情绪,怕她一会儿会打嗝。

“有趣,他是一个笑话。”

博冷说的是,福临本人就是一个笑话。他做的一切都是笑话。

标签:起来笑话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8idea.cn/xc/3675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