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浴缸而来的幸福生活 我喜欢上在浴缸里的激情

我和老公直到结婚才正式发生关系,这都是因为我的坚持。我们恋爱的时候,他对我很敬畏,从不轻易碰我。他很害羞,所以一味地迁就我。其实很多时候,我都想让他紧紧抱抱我,或者更进一步的探索,但是他不敢,只是浅尝辄止,从未越界。有时候,我甚至

我和老公直到结婚才正式发生关系,这都是因为我的坚持。我们恋爱的时候,他对我很敬畏,从不轻易触碰。他有意识地“攀附”我,所以一味地迁就我。其实很多时候,我是想让他紧紧抱抱我,或者有进一步的“探索”,但他不敢,只是浅尝辄止,从未越界。

爱情是两个人零距离的接触,最起码要保持“心跳距离”,但他似乎太“尊重”我了,以至于我患上了严重的“爱皮饥”。每次约会后,不管刮风下雨,他都会送我下楼,然后礼貌地和我吻别,转身离去。真的恨铁不成钢。为什么他不能“读懂”我眼中的悲伤?他吻得太肤浅太仔细了!

那些天春风刮风不下雨。他触动了我的心,却不敢触动。从此,我学会了手淫。每天晚上约会完回到家,我就放一浴缸的温泉水,滴上一些精华,放肆地把自己泡在温暖的泉水里,然后把他送我的玫瑰一朵一朵撕碎,让花瓣在我的身体周围飘荡...滚烫光滑的泉水撩拨着我的心弦,撩拨着我的孤独,浸润着我的思绪...我口干舌燥,呼吸加快,脸颊绯红,好像“晕了”

我微笑着闭上眼睛。我抚摸我粉红色的手臂和耳垂…直到我的脚趾。我珍惜我的每一寸肌肤,喃喃自语或叹息。我像一个浴缸里的恶魔,梳理着自己,表达着自己,直到精疲力尽,虚弱无力,懒洋洋。我光着脚走出浴室,回到自己的床上,倒上一杯红酒,轻轻啜饮,问自己:“我醉了。”我怎么了?“那段时间,他几乎每天晚上都带我去娱乐场所。回来后重温了与水的缠绵,整个浴缸都弥漫着一股芳香的欲望。温泉很热,我更热。经过一年多的自慰,我和他正式登记结婚了。

新婚之夜,我带着期待和好奇被老公抱上了婚床。我是一个真正的处女,他很满足,很荣幸,就像得了诺贝尔奖一样。他尽了最大努力,玩得很开心。我是他胜利的果实,来之不易,他如饥似渴地品尝着。蜜月过后,彼此的新鲜感就过去了。我们做爱的时候,我就开始调皮地睁着眼睛看他“狰狞”贪婪的脸。他对此很不舒服,也很尴尬。他觉得我不参演,我只让他演独角戏。

不过,这也不能怪我,因为他总是遵循着同样的套路,这让我感觉更像是一种体操。它单调,枯燥,一步到位,无声无息,任劳任怨。他只关心自己身体的“忙碌”,却从不腾出一只手去感受我的体温,我的湿度,我的心跳,我渴望的肌肤。他根本不知道女人的需求。他误以为温柔的事婚前都做过,其实他当时的温柔根本没有落实。婚后,在他看来,只要做爱次数足够多,时间足够长,就足以证明他有多需要我,有多爱我。

而他不知道或者不想知道我需要什么样的爱抚。女人的身心不是单靠力量就能征服的。他明白吗?他知道我爱情的穴位吗?他没有前戏,没有调情,也不理会我的反应。这样的性对我来说太低级了。每次在我完全进入角色之前,他就完成任务,翻个身,睡着了。我开始回味婚前浴缸里的华丽想象,亲水的欲望,莫名其妙地跳进脑海。

我有点哭笑不得。也是半个小时的时间。现在,老公的“努力”怎么可能失去效果?怎么会像挠他的靴子?我曾经那么渴望男朋友零距离的搂抱,但是男朋友成为我老公之后,这种零距离怎么能杀人呢?难道就因为他攻击重,就不知道我的“靶心”在哪里,我的性爱“七寸”在哪里?偏离了靶心和七寸,他所有的“作业”就成了没有灵魂的机械操作?总之,我很失望。失望之余,我又开始捡起那根已经放好的自慰羽毛。他睡着后,我借了个温泉用身体说话,互相怜惜,分享高潮。

一天晚上,我忍不住闭上眼睛,在温泉里呻吟。老公皱着眉头尴尬的出现在我面前,我却什么都不知道。那天晚上,老公好像被我扇了耳光,我不知道该怎么办。等我擦干身子回到床上,他突然打开床头灯,冷冷地问我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我不能满足你吗?”我莫名其妙地看着他,听不懂他在说什么。当他毫无保留地描述我在浴缸里自慰的种种“丑态”时,我恼羞成怒,打了他一耳光。他没有还手,而是像复仇一样骑在我身上,像怨恨一样强行进入我的身体。我把他像行尸走肉一样“留”在身边,没有呼吸,没有眼泪,只有冰冷的眼神。

我越冷,他越努力工作。最后他输了,点了根烟,什么也没说。我又回到了浴缸,水知道我的心……现在,我已经对浴缸里的温泉产生了一种依赖。对我来说,老公的性最多只是一种义务,一种热身。只有回到浴缸里,我才会有真正的“爽”和快乐。水渗透了我的皮肤,渗透了我的内心,湿润了我心中最柔软的风景。平心而论,老公对我并不差,只是他的做爱方式太粗糙,缺乏素质。好在他能从我身上找到快感、高潮和满足感,虽然我渐渐迟钝。

尽管如此,我还是担心自己最终会对他感到冷淡,因为“洗澡”和“和老公做爱”,某种意义上,我更习惯前者。这是病吗?我该怎么办?

从浴缸而来的幸福生活 我喜欢上在浴缸里的激情

标签:我的老公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8idea.cn/lr/36737.html